江口三茶

“你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求生的战争。”

【德哈/短篇一发完】今夜,今夜

两个人都不会说点好听的,唉。
双向暗恋×迟钝的哈利

   六年级注定是动荡的一年。
   哈利低着头匆匆走进废弃的女生盥洗室,冷风毫不留情地灌进哈利的衬衫领口里,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漏了水,冰凉的水浸了整个女生盥洗室,在月光照耀下微微反光,亮晶晶的 。
   准是桃金娘干的好事。哈利愤愤地提起已经被沾湿了的袍子,她总是喜欢一头扎进马桶里溅起好高好高的水花,又哭又叫就像一个……
   ——打住,打住,哈利你得控制你的情绪。哈利这么想着,心里更烦躁了。
   六年级,他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哈利老是控制不住发脾气,他知道这样会让赫敏和罗恩他们伤心,可是他内心真是烦躁得一塌糊涂,就好像一个炸药桶。
   不知道马尔福喊我来做什么。哈利想,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或许他想找你叙叙旧,要不就是终于幡然醒悟把他自己正在进行的非法食死徒活动暴露出来,哈利被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逗笑了。但他很快又让自己的心情沉沉沉沉下去了。
   别忘了,马尔福可是踩过你鼻子的混蛋——他消极地想,搞不好他想和你彻底打一架,想把对你的恨意和厌恶好好发泄出来,然后从此继续相看两不厌……呸,是相看两相厌。
   得了吧,谁打的过谁还不一定呢,看我不把他揍得他妈妈都不认识,都这个关头了还他妈不消停,一天到晚没事找事。哈利恨恨地想。
   妈的,烦死了。
   他站在女生盥洗室里愣了半天,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所有马尔福可能叫他来的目的,最后下定决心毫不犹豫地踏着水往里面又走了几步,水花啪啪啪地跳起来又落下去,把哈利的脸搅得一塌糊涂。
   金色的人站在金色的月光下,哈利看见他转过头用灰色的眼眸用沉郁的眼神望着他。
   见鬼了,他怎么这么白。哈利想。
   “哦,波特,你来了。”他慢吞吞地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为什么不来?我的死对头喊我深夜去女厕所,我怀疑他在进行什么不正当的活动所以遵守约定来看看。”哈利脱口而出。
   德拉科似乎瑟缩了一下。
   坏事了,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不过这样正好,也方便等会儿问他到底在干什么……哈利心里琢磨着。
   “我干的事是你想不到的,波特。你别问了,我有正事。”他不耐烦地说,声音还有点颤抖,“你能不能哪怕一天听人好好说话。”
   哈利从心里烦他这种高人一等的说话方式,于是他也开始咄咄逼人。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哈利飞快地恶意地说,“你是邪恶的食死徒,你在为伏地魔做事。”
   德拉科几乎是马上就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别喊他的名字!”
   “胆小鬼!”哈利骂他,“怂货!连你主人的名字都不敢喊!”
   “他不是我的主人!”德拉科的声音由高转低,好像一片树叶卷在狂风中无影无踪。以至于到了最后几乎听不清在说什么,“我是被逼的,我想我爸妈活着……”

   他好像在自言自语,因为没有一个人听见。

   突然德拉科抬起头,看样子他努力想平复心情但似乎并不成功。“差点忘了,我今天喊你来是想要和你打一架。”
   “打一架?”哈利疑惑地重复。没想到事实这么无趣而且奇异,德拉科居然真的是想和他打架。
   “嗯。”德拉科说。“打一架吧,从此就谁也不认识谁。”
   好的,有胆子啊马尔福。
   哈利的心在听到这一句话后突然燃烧起来,愤怒地燃烧起来,他感到一阵没由来的愤怒与淡得几乎抓不住的悲伤。
   “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认识谁?”哈利重复,“马尔福,你总不会怂到连我都怕了吧。”
   德拉科没说话。
   哈利冲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德拉科的小腹揍了一拳,德拉科一下子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
   “你真厉害啊马尔福,你他妈自己怂了就想要把我也撇得一清二楚是吗?”哈利发狠地问,“你是不是以为我看见你这么一副生无可恋病殃殃的样子就会宽宏大量原谅你之前做过的所有坏事?你想多了马尔福,咱俩之间不可能谁也不认识谁,我看见你就烦!”
   哈利没有考虑让自己的声音放小,他冷冰冰地大声发泄自己对德拉科的厌恶,在空荡荡的盥洗室里荡漾起空洞的回声。
   “那就来吧。”德拉科良久才说话。
   哈利没动,只是把目光直直地投向德拉科。
   德拉科看着哈利一言不发。
   忽然他低下头轻轻地,轻轻地吻了一下哈利的额头。
   “你头上都是汗,你真邋遢。”德拉科嘟囔着,放开了哈利。“我要打你了,毕竟是我说的,打完之后谁也不认识谁。”
   哈利还是没说话,目光像一只困兽。
   就在下一秒他们扭打起来,撕扯对方的袍子,地板上的水浸湿了衣服头发脸颊手掌,两个人都是拼命地去揍眼前这个他们恨了六年的死对头。在这个他们都隐隐预料到什么的夜晚,所有炽烈的情绪都浓墨重彩地点染在对方脸上。喧嚣痛苦愤怒悲伤,与爱。
   没人说话没人呻吟,也不知道是谁在静谧又孤独的夜晚眼圈泛起一点红。
   到了最后两个人也都没想起来掏出魔杖,哈利看着德拉科鼻青脸肿的样子自己身上也是火辣辣地疼,往常的话他肯定会在心里偷偷高兴德拉科这么狼狈,可现在哈利自己竟然面无表情,不仅因为他知道自己脸上身上也好不到哪去,还因为那个飞扬跋扈的二世祖如今不飞扬跋扈了。
    “那行吧,就这样。”哈利听见自己干巴巴的声音在盥洗室里回荡。
   “再见。”
   月光啊怎么还是那么明亮。

   “你可得活着,疤头。”

   即便谁都不知道死亡会降临到谁的头上。
   但所有人都希望有奇迹发生。

一首歌让我想起从前
黄昏时候在静寂中出发
唱着悲伤的歌儿去另一个远方
把孤独留下来与我作伴
黎明一只白鸽对着我歌唱
古老的忧郁,灵魂中的物什
和早晨的静谧一起来临
我离开的时候看见它飞向它的家乡
你要去哪里啊?我的声音
你再也不想听到了吗
你要去哪里啊?我的生命熄灭
如果没有你与我相对.
如果你愿意回来
我就一定等你
在每天,每个凌晨
为了爱你更多①

————END————
①:古巴民歌《La Paloma》

感觉我最近陷入了自我怀疑。啊啊啊没有文力!写糖不甜写刀不虐。
最后的那首歌其实看不看都行,和德哈也没有特别匹配,但我觉得是首很棒的歌。歌词挺有味道,就补到了结尾。
  
  
   我靠我忘了艾特李子了!!刚想起来!补上补上!梗是她的!!!不是我的!我是借来写! @买李子的士兵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马上本子发货了我签绘卡还没画完。
今天晚上努力肝。

跟着b站的太太教程在手机上涂了个嘴唇,看的时候恍然大悟,实践起来就又憨又傻又无能。

很久没更新了,感觉整个人一放假都懒得和猪一样。

那个,凛冬圣诞节与失踪案先不更了……
我发现我这个开头有点草率写不下去了hhhh
以后还是写小短篇好了hhhhhhh

【德哈】凛冬,圣诞节与失踪案(一)


麻瓜世界AU,双警察设定。
人物属于罗琳。
两个不负责任(误)的警察破失踪案的故事。

Chapter1
   英国伦敦,十二月,大雪纷飞。
    今年十二月可以说是黑暗到极点了,谁也不知道一向治安良好的英国伦敦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又一起失踪案出现,受害者依旧是不超过十一岁的孩子,截止到15号,这已经是本月第八起失踪案,伦敦市民人心惶惶,我们会对此案做跟踪系列报道……”电视上的记者字正腔圆地播报着失踪案的最新情报,悦耳婉转的女声此刻听起来异常令人烦闷。
   “啪。”有人关掉了电视,房间内重回寂静。
   半晌,有人开口了。
   “这个月第八起。”哈利揉了揉眉心,颇为无奈地说,“第八起失踪案了,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人们宁愿去咒骂警察玩忽职守也不去好好看着自己的孩子。”
   一阵静寂。
   他回头看着正专注于研究安眠药的金发男人,不耐烦地问他:“喂,你听没听我说话。”
   “噢,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德拉科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似的,扬起一个矜贵的笑容,“可能是因为你比较蠢吧。”
   “我希望你可以仔细想想你话里的逻辑性是不是被狗吃了。”哈利烦躁地扯下两张写得一塌糊涂的案件报告。“为什么你不来写报告呢?我记得上头是下了命令让咱俩负责这一系列失踪案的吧?”
   “显而易见的事实,波特——”德拉科漫不经心地说,“要不然你哪来的自信我会和你待在同一个屋子里而不呕吐,噢,不行,我真的很反胃,呕。”他装模作样地捂着胸口干呕了两声。
   “你介意成为下一个失踪案的主角吗,为了杀死你我不介意去蹲监狱。”
   “天啊,你为了我都愿意牺牲你自己了。”德拉科翻了个白眼,“真棒棒哦。”
   哈利装作没听到,他把注意力放到面前一摞卷宗上,“如果你想在圣诞节加班。”他慢吞吞地说,“那你就继续无所事事吧。”
   他慢慢把头转过来,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德拉科骂了一声,把手里的药放在柜子里,走过来倚在桌子边,“那就找点有用的东西,波特——不要把你的蠢脸对着我,我会吐的。”
   “滚,在我们共事的第一天我希望我们能放弃学生时代的恩怨。另外,在没抓到犯人之前,一切资料都是有用的。”哈利说,看到德拉科又想说话他赶紧再一次开口,“别和我斗嘴,看看这些案子……这些失踪案太蹊跷了,所有受害人都是不超过十一岁的孩子,而且都是家里有钱有势的,把小孩劫走也不索要钱财……”
   “那基本可以确定犯人不是为了劫财。”德拉科懒洋洋地说。“临近圣诞节,需要购置很多东西,什么给小孩的礼物,给女朋友的礼物,还有一堆等着购买的食材……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不是为了劫财而绑架的话,那他的经济状况应该不算太糟。”
   “那就能暂时排除掉两个人。”哈利这么说着,却没有划掉纸上他们俩的名字,“费里安和艾伦,他们俩都穷得叮当响……可是你怎么解释他们俩在监控中鬼鬼祟祟的样子?”
   “噢老天爷啊,你居然到了现在也排除不了他们。”德拉科大惊小怪地说。“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面黄肌瘦!怎么会有精力去绑架八个小孩?其中一个还是从小练拳击的!”
   “因为他们俩的确是在案发时段经过的最有嫌疑的人。”哈利说,“他们俩是最后一次案发才被怀疑的,八点到九点这一个小时,他们俩鬼鬼祟祟地转悠很多次。”
   “在之前的七次案件中也有出现吗?”德拉科一边转着笔一边问。
   “是的,他们的身影都一晃而过。”哈利摇着头,“但警方早就去调查了他们,他们是几年前碰到的,当时他们都穷困潦倒,于是干脆一起弄了个修车摊,需要时不时买些零件,我们去查过了,每一次,他们出现都是为了去买零件和一些工具,每一个店老板都可以作证,而监控也显示他们的确买完东西就回到了修车摊。”
   哈利顿了两秒,喝了口咖啡又继续漫不经心地讲着:“至于你说的那个练拳击的孩子,别忘了再怎么练,他也只是一个孩子,在力气上敌不过两个三四十岁的成年男人。”
   “你总是有理由——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他们仍然有嫌疑。”德拉科皱着眉头。
   “终于改变主意了?”
   “不管怎样,每一次都恰好出现也太匪夷所思了,不可能是巧合。”德拉科斩钉截铁地说,“这俩先留着。”
   “本来就没打算去掉。”
   德拉科罕见的噎住了。
   “唉,真忙。”哈利见德拉科不说话,就嘟囔了一句。
   夜色已经变得浓郁了,外面依然大雪纷飞,依稀可以看见花花绿绿的霓虹灯在雪花中闪烁。
   明明才十五号,已经有商店挂上蠢头蠢脑的麋鹿公仔了,耳边也飘来铃儿响叮当的欢快曲调。
   哈利叹了口气,这个圣诞节注定要加班。
   “八点了。”哈利站起身,拿过沙发上的外套利索地套在身上,他耸了耸肩,“去吃点什么吧。”
   “看来我对你认识不够。”德拉科坏笑着说,“难道你不是那种找不到犯人就寝食难安,脑子里只有工作的圣人吗?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也能安下心来去吃饭?”
   哈利毫不客气地锤了他一拳,“先不说我根本不是什么大圣人,就算我是圣人,我也需要吃喝拉撒。”哈利怒气冲冲地瞪着他。“我可是个普通人。”
   “看不出来,看不出来。”德拉科啧啧叹道,“只看外表的话,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无脑怪呢。”
   “得了吧马尔福。”哈利不甘示弱地反击,“只看外表,我还以为你是哪个穷乡僻壤里跑出来的吸血鬼呢。”他恶意地扬起嘴角,“看看你苍白的脸色,你该不会是出门前化妆的时候把粉底打多了吧。”
   德拉科一下子变得气急败坏,“操你,波特,我出门前从来不化妆!”
   “是吗。”哈利佯装吃惊地说,“我还真不知道。”他满意地看着德拉科越来越差的脸色。
   “很好,想打架直说,波特,我快要被失踪案逼疯了,我正需要找个人打一架。”德拉科咬牙切齿地说,声音像是从齿缝里一个个挤出来的。
   “不不不,”哈利摆了摆手,“你不要本末倒置啊马尔福,我们还得赶紧吃完饭回来查案子呢。”他一本正经地皱着眉头教育德拉科,绿色的眼睛里写满戏谑。
   “行。”德拉科深呼吸着,“我不跟你计较,赶紧走赶紧走,跟你待在一个屋子里呼吸我要呕吐了,我需要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
    他披上大衣率先走到门口,“跟上,波特,别走丢了。”
   哈利撇了撇嘴。

TBC
  
啊我又开坑啦!这可能是个长篇。
反正我脑子不够,破案部分你们凑合着看……我真的写不来啊……真的不会写呜呜呜,我只会写傻白甜,哭唧唧。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更新下一章∠( ᐛ 」∠)_
  
  

一个并不残忍的写手问卷

问卷来自 @驴酱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江口三茶。其实这个真没啥来源,真的就是我随手打出来几个字母然后挑了几个字拼凑成的。

2、当写手多久了?

有快三年左右吧……一开始都是写些自己喜欢的设定的文,写个开头就丢了,真正开始写东西大概在去年初。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算上本子里的和一些零零总总的。大概是快十万字吧??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觉得写手写的很好看,不想拘泥于画画产粮了,然后心一横就写同人去了。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五年级,写了一篇烂俗的穿越剧,女主回去复兴国家啥的。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哇好羞耻啊……但是挺怀念当时随心所欲想写就写的心态。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知己反目,爱恨糊涂,求而不得苦,身不由己兵戎相见。

9、最爱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最爱的大概就是德哈和高银了,德哈写得最多现在也特别爱他们,但高银是初心,也写了但不多。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乱七八糟,想到哪写到哪,随心所欲的感觉。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鲁鲁鲁鲁迅!!!我爱他!

12、平时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看。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是的!刚开始写东西时很想写出江南那种感觉!但是模仿不来于是放弃。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很慢很慢,不定时更,有灵感就写。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夜深人静,气温适宜,我一个人,有时候听听歌,最好有我喜欢喝的饮料。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不写了。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我都很喜欢……只要能接受我就能写。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写完一篇大长篇的时候。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没有逻辑,不连贯。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霍格沃茨的阳光真暖和啊。
两个人吵着闹着,时不时伸出手照着对方就是一拳,肆无忌惮地在走廊上大打出手,对着对方大喊疤头和秃子,毫不在意其他学生的目光,哈利说你信不信我打你啊,德拉科撇撇嘴说来啊来追我啊!现在的他们快乐自由,现在黑暗再也无法侵扰他们了。
他们以世上最好的爱为戈,以身边最无法割舍的友谊为盾,那样他们就能所向披靡。
他们那样朝气蓬勃,活力四射。
就好像。
好像。
一如既往。
(其实这是在本子里的没放出来的维系爱情第十五章里的一段,不算最满意,但是喜欢他们快快乐乐的。)

21、写过h吗?

高银写过……

22、坑品怎样

我觉得我还好啦……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遇到过,没有灵感,枯竭了,也想过放弃,但是总会有突然冒出来的灵感。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毅力和阅读量。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感觉对于是不是受读者欢迎不是很在乎了,当然有人喜欢还是贼高兴!但是如果遇到热度比较低的情况也不会低落到弃笔了。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会检查,不会大修。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吵闹,或者正在写东西时有人来看。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随心所欲。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嘿。
加油。

艾特两位好友继续?
我想想啊 @陆不见鹿  @阿夜夜夜夜夜夜夜夜 决定啦,就是你们!上吧皮卡丘!

【德哈/HE/一发完】Potter,Potter

最后一个点梗!竹马竹马的德哈, @你的我的姓氏名字 写着写着就矫情了。无fuck说。

————————————————

“你好,我是哈利,哈利·波特。”

   我和波特第一次见面是在十一岁,在一个热得要把人烤化的夏天,我从我爸的轿车里跳下来,抱着一个很大的冰淇淋,我记得那个冰淇淋是巧克力味的,上面的水果很好吃。
   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呢?那是因为我们家搬家的第一天就碰见了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屁孩,而那个小屁孩看上去对我的冰淇淋非常有兴趣,虽然他一句话都没说。
   那个小屁孩就是波特,那么热的天他居然还穿着格子衬衫,看上去还特别老旧,宽宽大大的好像要把他吞掉。我颇有兴趣地走近他,“你想吃我的冰淇淋?”
   他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说不想。
   我突然觉得他这副像小动物的模样很有意思,于是把冰淇淋递给他,“给你吃了。”
   “我不要。”他又重复一遍,“真的不要。”
   “你怎么这样?”我说,“给你吃就是给你吃了,要是拒绝我有你好看的。”
   他好像突然就不高兴了,我不知道我说的哪一句话让他不高兴了,所以我直接把冰淇淋塞给他了,“赶紧吃。”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冰淇淋,很有礼貌地道了一声谢谢。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我随口问道。
    “你好,”他咬了一大口冰淇淋,然后被冰得整个人呲牙咧嘴的,连带着说话也含糊不清了,“我是哈利,哈利·波特。”
   “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我说,“我刚刚搬来,你要和我交朋友吗?”
   我伸出手。
   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没有伸出手,“你确定你没有找错人或是说错话?交朋友?和我?”
   “有不对的地方吗?”我问,“和你交朋友又不会丢钱,为什么不。”
   “好吧,”他很感动地说,然后握住了我的手,“谢谢你,德拉科。”
   说实话,波特那个时候真的挺听话的。

“你哪儿都挺好,就是嘴巴欠揍。”

   波特这么对我说的时候,他十三岁,我也是,我们坐在屋子后的草垛上,金色的夕晖流到我们身上。
   “怎么了?”我不服气,“你本来就很笨,你的姨妈姨夫欺负你,你就不会反抗?”
   “然后换来一天没饭吃?拜托,我没这么傻。”他无奈地说,“真羡慕你有爸妈。”
   “你的姨妈姨夫就好像是猪头。”我直截了当地说,“等哪天你成年了离开他们,就应该打他们一顿。”
   “你是暴力狂吗。”
   “滚蛋,波特,和暴力狂交朋友的人是你。”
   “是吗,我忘了。”
   “不能指望你空空如也的脑袋记住什么东西。”
   “操。”
   “不得了,你会说脏话了!”我惊恐地叫道。
   “待在那样一个让人崩溃的屋子里不说脏话会憋死的。”
   “好吧……算你的理由可以成立。”我姑且允许他说脏话,说起来哪怕不允许也没有什么屁用。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绿眼睛熠熠生辉。
   “你真有意思,德拉科。”
   我得意地冲他扬起嘴角。
   忽然他脸色一变,“我得回去做晚饭了。”然后他跳下草垛拍拍屁股上的草叶,他的屁股可好看了,所以我看着他的动作喉结滚动了一下。
   少年的身体就好像塞壬的歌声,身体曲线诱惑得我心里发痒忍不住蠢蠢欲动。
   可我忍住了做什么出格事的冲动,冲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滚回家当灰姑娘吧波特,祝你今天晚上吃饱,吃不饱就偷跑到我家,我妈肯定给你准备吃的。”
   波特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好啊好啊,”他轻飘飘地说,“替我谢谢阿姨,顺便说一句,去你妈的灰姑娘。”
   “呵呵。”我干巴巴地说,然后往后一仰躺在草垛上,鼻尖盈满草叶的清香。
   我看着波特跑回去,然后躺到月亮升起来。
   我想在这里睡一觉,可是妈妈叫我回去了。
   真想知道啊,在这里坐了这么久的波特身上是不是也有在我鼻尖绕来绕去的草叶的味道。

“我喜欢上一个姑娘,德拉科,她的红头发漂亮得像火焰。”

   十七岁的时候波特开始了他的暗恋生涯,就好像我一样。
   我喜欢波特,在他说这话之后发现的。
    “噢,”我说,觉得心里又苦又酸又涩。“那你喜欢吧。”
   “你怎么了?”他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按照之前你肯定大呼小叫让我把那个女孩照片拿过来。”
   “因为我懂事。”我闷闷地说,“以后你喜欢的人不要和我讲。”
   “为什么?咱俩是最好的朋友。”
   “因为我不感兴趣。”
   “好吧。”他说,“但是你喜欢的人以后得和我说,你那眼光我没法放心,搞不好就找了一个花瓶。”
   你知道吗臭波特,你这句话既夸了你自己又骂了你自己,你真蠢。
   我看着波特的绿眼睛,想了又想,装成满不在乎地样子对他说我要搬家了。
   这是真的,我之前没想好怎么说,现在他有喜欢的女孩应该挺高兴的,我就顺势说了出来。
   他本来哼着不着调的歌,现在一下子没了声音。
   “什么?”他说,扭过头来看着满不在乎的我。
   我没说话,本来看到波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挺得意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笑不出来。
   波特愣了很久很久,然后又问了一遍,“什么?”
   我说我要搬家了,以后就不住这儿了。
   他说,“那我怎么办?以后是不是看不到你了?那我该和谁一起?吃不饱饭我该去哪里蹭饭吃?”波特看上去很难过很难过,难过得我想哭。
   他说,“以后找不到你了怎么办啊,我他妈会想死你的。”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
   我没忍住冲上去抱住他,使劲蹭他脖子,装作无意间用嘴唇擦过他柔软的耳垂,波特真好闻啊,和四年前草垛上的味道一样好闻。
   他没挣脱,就那样随着我胡闹。闹够了我放开他特别正经地说,“等我走那天我给你买一个巧克力冰淇淋,和十一岁时那个一模一样的。”
   波特说好,这回换我把冰淇淋塞你怀里。
   我对他说那天把冰淇淋给你是因为我不喜欢吃巧克力味的,上面的水果我都吃完了,刺不刺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笑得神采飞扬,绿眼睛泛着光,然后狠狠地骂了我一句傻逼。
   我在心里说随便吧随便吧随便你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货怎么骂,我喜欢你你最大,谁还不是小公举了咋的。
   时间呀一点一点一点匆匆地溜走。

   “好久不见。”

   波特二十一岁就已经结婚了,我是在报纸上看到他的,他考上了警校去当一个警察,特别勇敢次次都出生入死抓了很多重犯,报纸上夸他是救世主,我嗤之以鼻。
   我和波特很久都没见过面了,在报纸上看到他如今已经有了青年模样,穿上警服之后特别帅气特别酷。其实我挺想波特的,我现在是个医生,盼着他出任务受伤来我们医院检查,又盼着他每天安安稳稳好吃好喝的,又想听他骂我傻逼,想到他结婚了又会很失落,看到和他站在一起的红头发的姑娘会觉得很嫉妒。
   所以我觉得这个状态还是别找他了,净添麻烦,干脆出国了一段时间散散心,也没关注波特最近的动向,直到最近医院院长威胁我再不回来就开除我才不情不愿地回来了。
   天不遂人愿,刚一回国我就看见波特了。
   噢,Fuck。
   我肯定是病了,要不然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我一看见他还是喉咙发干心跳加快。
   那一天他大概好不容易闲了下来,自己一个人穿着衬衫长裤在街上走着,我一眼就看见他了,就那么一瞬间我就站着走不动路了,我骂自己没出息。
   波特本来走的好好的,一抬头就看到僵硬如尸体的我站在街头,他突然停住了,我猜我的金头发在阳光下肯定晃着他眼睛了,要不然他怎么会红了眼圈。
   波特,波特。我喊他。
   波特可以说是飞奔了过来,他跑得特别特别快,一下子冲上来就把我抱住了,我没见他跑得那么不要命过。
   波特波特波特波特波特!我在心里喊得声嘶力竭。
   你是傻逼吗。我把声音放得特别小凑到他耳边说。
   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他说了一遍又一遍,听得我想哭了都。
   这时候我挺想吻他的,所以我就这么做了。
   我没注意到这是街头或者说我故意忽视了。
   波特完完全全愣在那了,任由我又啃又咬,真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
   我亲完之后看着他说,你看,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一直想做的事,我先对你妻子说一声对不起。
   “我离婚了。”他说,“你个臭傻逼,原来你一点都不关心你的发小。”
   这回我愣了。
   是不是那一瞬间阳光特别灿烂啊,还是波特的绿眼睛被太阳照得流光溢彩。

   要不然我怎么这么爱他。

——END——

对了对了刚刚忘记一件事。

本子本子本子本子,我的本子如果有兴趣的话请捧捧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买我本的都是神仙,当然不买本的也是神仙,你们都一样可爱

大概是本宣??

这又是一个本宣!
再让我做最后一次宣传!!

《A Letter》已经出来啦!

这里有网页链接!

预售开始啦开始啦开始啦开始啦

详情戳我头像看上一次本宣!

摸个鱼平复心情。

占tag致歉!!!

一个本宣…… 啊第一次出本贼紧张。

《A Letter》是一个文集啦。

里面内容含有: 维系爱情  已公开12章+未公开3章+一个番外。

还有之前发过的两个小短篇:一次拜访马尔福先生家的经历和少年与少年。

还有两篇没有放出来过的中篇!字数大概都是一万左右!

啊贼紧张贼紧张。
做两张物理卷子冷静一下。

淘宝预售链接淘宝的链接!

湾家链接湾家的!

【高银/甜饼】春天的第一个瞬间

百fo点梗文!银时和高杉真棒啊,好久没写他们了今天写了之后觉得心里特别开心。 @Nero 这次是你的逆3z梗!还请不要嫌弃!

*名字源于电影《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逆3z

   晨光熹微。

   路旁樱花树已经有点点浅粉的花,粉色就像是水彩晕染开来的一般灵动。清晨的阳光穿过和雾,穿过新绿的树叶,星星点点地洒在深色头发男人的脚边。

   高杉不紧不慢地走着去往学校。

   三年来他一直重复这样的路线,每天走两次,就算闭着眼睛他也能顺利回家。但是今天他刻意放缓了速度。

   “喂——那边的老师——”

   熟悉的慵懒嗓音钻进高杉的耳朵,搔得他心里痒痒的。

   “你又迟到了。”他回头,银色头发的少年正朝他挥手跑来。

   “说的好像你没有迟到一样啊老师,身为老师居然光明正大地迟到吗,真是让阿银长见识了啊。”银时把书包的肩带向上提了提,满不在乎地说。

   “我向校长请假了,你向我请假了吗?”高杉颇觉好笑地看着他,“十分钟内你再到不了学校,我就扣你学分。”

   “喂喂!当初我每天迟到一小时你告诉我不能迟到那么久不然就扣我学分,现在我只迟到二十分钟你还说要扣学分,你还要我怎样啊?”银时不满地抱怨道,“人心可都是肉长的,你这样做老师不仅会让校长寒心,还会让阿银我寒心噢。”

   “哪有你这样的学生,”高杉一下子冷了脸,“我说真的,十分钟,扣学分。”

   “喂——”银时把穿得乱七八糟的白衬衫往裤子里掖了掖,然后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我要是做老师了啊,一定不会像你这样压榨学生的。”他慢悠悠地说。

   “你是不是又开始浮躁起来了?”高杉扬起一个假笑,“是不是最近让你活得太滋润了,以至于你忘了你面前的是一个班主任?”

   “学生的本职就是学习,你这样懒散,不上进,考不上好大学的。”高杉耐着性子说,尽管他看上去还是脸色很臭,“你想变成废柴大叔?”

   “哪敢啊,”银时漫不经心地挥挥手,“我走了啊,为了防止某个心狠手辣辣手摧花的老师扣除我的学分,阿银得赶紧到校。”

   “这样最好。”高杉还是没有感情波动的碧绿色的眼眸里洒上了清晨浅金色的阳光,漂亮得轻盈得像个精灵。

   只是这个精灵始终冷着个脸。

   精灵这个词形容高杉不太对,银时想,他应该是邪恶又冷漠的巫师,躲在黑色木屋里熬着一锅泛着绿色泡泡的粘稠液体,每天诅咒来晚的学生都被扣学分……

   想着想着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于是三月初的清晨,青涩美好的樱花树下,不时有行人经过的街道旁,年轻的老师看着前面笑得灿烂明亮的少年,心底的弦就被轻轻拨动了一下,荡起一圈又一圈,温柔缱绻的回音。

  
   银时踏着夕阳的余晖回家,傍晚的夕阳瑰丽又绚烂,恍若金色的丝线穿插交织着织出金色的浅纱给这座处在美好三月的城市笼上金色的梦。路边车辆滴滴地按着喇叭,少男少女骑着自行车飞快地沿着下坡路一闪而过,一串串悦耳的自行车铃声被他们留在路旁。

   银时今天心情很愉悦,他哼着不着调的曲子踢踢踏踏地走路,钥匙在手中转了几圈,划出优美的弧线。

   这样漂亮的夕晖和火烧云,该让老师看一看。他在心里想,想了又想。

   银时百无聊赖地在心里勾勒出一个有着刀锋般坚硬线条的男人侧脸,他的睫毛很好看,嘴唇也很好看,眉毛也好看,最好看的是眼睛。

   银时承认自己平时的确没好好学习,所以现在除了好看他就没有其他形容词来形容晋助老师那个混球,但他就是觉得高杉挺好看的,眼睛鼻子嘴巴哪里都好看。

   当然,阿银最好看。他在心里厚颜无耻地补上一条。

   所以他为什么会觉得高杉好看呢?因为高杉本来就好看,他为什么要特意关注一个男人是不是好看呢,特别是那个人还是个可恨的老师?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要关注,却还是关注了呢?

   心中有个小小的声音恶意地说:你对你的老师图谋不轨!承认吧你想吻他!吻他的眼睛鼻子嘴巴!

   闭嘴啦闭嘴啦。银时闷声嘟囔,我承认我喜欢他还不行吗……说什么想吻他的话啊真是……

   飞鸟掠过。

   银时又一次抬起头来,他就是喜欢高杉,没什么可辩解的,银时想,可是高杉会不会喜欢他呢?

   这个问题银时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他索性不想了,银时继续踢踢踏踏地走路。

   他忽然瞥到树影之间一个男人的背影。

   银时没费功夫就认出他就是晋助老师,他心里一向藏不住东西,于是他想也没想就跑过去了。

   “老师——”他喊道。

   高杉转过身,银发少年正冲他跑过来。

   “冒冒失失。”他批评银时,“喊我干什么?”

   “有个问题想向你请教一下。”银时挠了挠一头卷发,故作吊儿郎当的样子问。

   “不得了,坂田银时也会问问题了?”高杉毫不留情地嘲讽他,“百年一遇的机会我都能碰上——有话快说。”

   “我问了啊,”银时清了清嗓子,“如果我说我喜欢你,那么你也喜欢我的概率有多大呢?啊不要当真啊我可只是想问问噢不要多想——”

   他总是冲动,想什么说什么,现在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而且以后都是师生,万一他拒绝多尴尬啊不是。银时想,要不现在赶紧逃跑吧。

   别啊,他还没说话呢。小声音又冒出来了。这次银时选择听小声音的话。

   “你这什么破问题。”他听见高杉骂他。

   寂静。

   哎,果然被拒绝了吗。银时悲哀地想,一千个草莓巴菲也弥补不了我的伤痛,啊好难过好难过好难过啊,怎么会这么难过呢,想当年阿银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现在怎么就栽到高杉手里了呢?

   结果就在下一秒,高杉凑近轻飘飘地吻了他。

   忽然清风徐来,樱花瓣随着风跳着圆舞曲,甜滋滋的好像刚喝了一大盒草莓牛奶,银时恍惚间觉得自己被粉色的甜蜜的微风吹得晕乎乎,什么也没法想了。

   多醉人啊,三月早春的樱花。

   “百分之百。”银时听见高杉在他耳朵边低声地说。

   春天到了。
  
    END